Chapter 251        安稳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领赵茹雪在别墅底层逛了一圈,边走边继续喝酒,然后就上
了二楼,走到了其中一个房间。

        「来来来,到这边来!」马主任指房间的一侧,那里是一块巨大的窗
帘布。紧接窗帘自动缓缓拉开,赵茹雪的眼前就出现了梁山市的夜景。

        透过巨大的玻璃窗,灯火辉煌的梁山市就在眼皮底下。这里没有大都市
的烦嚣,只有一副安静而美丽的夜景图,让人觉得一片恬静。

        除了梁山市的灯光,刚才上山时的灯饰从这里观看就变成了各种图案,
刚好衬托远处的画面。赵茹雪站在窗户前,呆呆地看外面的一切,不由得痴
了。

        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马主任已经搂赵茹雪的腰站在一旁,他眼睛里深
邃的目光仿佛就是赵茹雪的一个安稳的码头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深情地看赵茹雪的眼睛道:「我知道你发生了些事不开心,不
过不要紧,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放松,放下压力,好好地享受一番,然后才能让自
己更有活力地处理你的事,对吗?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扭过头来看马主任,眼睛里的表情是复杂的,但是就算是再复
杂的表情,也盖不住晶眼光中的热情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的头慢慢移近,几乎是对赵茹雪的脸道:「这里很舒服对吧,
来,让我给你更舒服的享受好吗?」

        接马主任没有再说话,放下酒杯两眼盯赵茹雪,目光好像直接射入
了赵茹雪的眼里直达内心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搂赵茹雪的手开始在她的腰间抚摸起来,动作非常地轻,隔
衣服恐怕只有微风掠过的感觉而已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的另一只手则举高轻轻拨动赵茹雪垂吊的耳环,让耳环左右摆
动,然后他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赵茹雪耳垂旁的一点点肉,好像小夹子一轻轻
地刮赵茹雪的耳朵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身体微微一颤,看了马主任的眼光一会儿,又转头避开了看窗
外的夜景,但是不一会儿,又忍不住把头回了过来。

        就在赵茹雪的头转回来的那一刻,马主任的头也往前移动了。这次两人
不止是四目相对,两双唇也对上了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温柔地亲吻赵茹雪的樱唇,手开始在赵茹雪的脖子后面抚摸起
来。

        「嗬……」赵茹雪的鼻子重重地往外呼了一口气,紧闭的双唇出现了松
动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没有错失机会,舌头马上蹿进了赵茹雪的嘴巴里。

        「嘶……啧、啧……」马主任的舌头依然很是温柔,不过手就已经按在
了赵茹雪的胸部上。

        看见赵茹雪没有抵抗,马主任的手慢慢拉高了她的衣服,然后把胸罩往
下一拉,一双肉球就就在掌握之中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嗯……嗬……」赵茹雪闭眼睛也不动,就只是用双手搂马主任而
已,不过呼吸声就明显沉重起来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的手很快就感受到了赵茹雪乳头的变化,他随即一手下移,已经
越过了赵茹雪的裙子摸到了底裤。

        「嗯……嗬、嗬……」赵茹雪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,依然只是在窗边站
直了身体而已。

        虽然赵茹雪没有什么动作,但是马主任的手很快就变得湿润起来了。

        这时候赵茹雪的嘴巴开始有所反应,她的舌头渐渐压制了马主任的舌头,
不一会儿就反被动为主动,双手也用力搂紧了马主任的身体。

        「嗯……啧、啧……嗯……快点嘛……」赵茹雪一边吻,一边说模
糊的话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也不含糊,就地脱掉了赵茹雪的裙子道:「来,我们这次试试站
来吧,保证你喜欢的!」

        顺马主任的指导,赵茹雪对窗外倚窗前的沙发分腿而立,手就撑
在沙发上平衡身体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的眼前是迷人的夜景,她的眼睛看远方,心里充满了期待,充
满了憧憬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的眼前当然也一是美色当前,不过他的眼里此时就只有赵茹雪
美艳的胴体而已。

        只见两条修长的美腿上穿黑色的蕾丝内裤还有吊袜带和长筒丝袜,这
对于眼球的刺激比之窗外不知了多少倍。更加诱人的是,两条美腿就在眼前左
右打开,隐约可见的小穴已是触手可及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轻轻拨开赵茹雪的内裤,挺起肉棒用龟头轻轻地在她外阴上下移
动。

        「嗯……嗯……」赵茹雪眼里的景色开始模糊,心里变得一片恬静,只
是期待那种忘我的欢愉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依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,好像找不到洞口的猎人一般,但是又一
点也不心急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等不急了,就在马主任的龟头轻轻撬开两瓣阴唇的时候,她就
把屁股往后一撅,然后长长地「啊」了一声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满脸笑容,不过腰部就有如使了定身法一般一动不动。赵茹雪也
不理马主任什么反应,自己就摇屁股动了起来。

        「嗯、嗯、呃……」赵茹雪用手撑沙发,双腿配合腰部,屁股一颠
一颠地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任由赵茹雪发挥,自己则抚摸黑丝美腿。眼睛、手掌还有肉棒
同时享受,从脸上的笑容就知道他有多惬意了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第一次用这的方式享受鱼水之欢,心里是兴奋得不行,就好像
很久没去舞池一旦跳开了就停不下来的子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双手在赵茹雪翘起的臀部上揉动,与美女享受人间极乐,视
觉触觉都满足了,就是听觉还觉得差了一点。

        于是马主任鼓励道:「放心,这里是私人地方,舒服就叫出来,不用压
抑自己的情绪。一定要全身心地去享受,这才能领略到极致的欢乐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好、好……」赵茹雪当然想释放一下喉咙里的能
量,就好像在喧哗的派对上胡乱喊叫一般,不过她可从未试过在床事的时候把自
己的感受大声叫出来。

        可是今天晚上,此时此刻,赵茹雪的脑子里已经没有别的东西了。她就
像马主任所说的,一心只想追求肉欲的快感,嘴巴里的声音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
加大。

        只见赵茹雪的膝盖随身体一曲一伸,曲的时候压低了小腿,抬起了脚
跟,伸的时候就把高跟鞋的鞋跟用力地磕在地上,伸直了腿把屁股往后顶。

        「嗯啊……啊……好啊……啊、啊……」兴奋的赵茹雪摇头晃脑地叫,
屁股是越翘越高。

        等到赵茹雪的声音和速度都下降的时候,马主任这时候才主动起来。他
让赵茹雪膝盖顶沙发站稳,腰部开始发力往前推送。

        「啊、啊、啊……别听、啊……」赵茹雪感到马主任的发力真的是太及
时,把自己以为继的快感又继续延续下来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随后把赵茹雪拉了起来站直了身子,自己则稍微躬身,由斜下方
往上继续抽插。

        「嗯、啊……啊……好、好爽……」赵茹雪满脸红光,不等马主任提议,
自己就把上衣脱掉了。然后她身体往后半倚在马主任身上,自已抓乳房呻吟起
来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从后搂赵茹雪,让自己的胸部和赵茹雪的背部随身体的上下
移动而产生摩擦。赵茹雪则舒服地靠,只觉得背后的宽厚身体能让自己忧
虑地享受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从后慢慢推赵茹雪往前走,肉棒就在走动之中在赵茹雪的阴户
里来回推送。赵茹雪走到了窗边,趴在窗台上看美丽的夜色,又再大叫起来
:「啊、啊……好……好啊……」

        耳朵里不断响赵茹雪忘我的声音,眼睛里则是圆浑的屁股和长长的一
双黑丝美腿,马主任也情不自禁地狠狠地抽插起来,嘴巴里发出「嗬嗬」的声音。

        「啊、啊……太好了……好啊……太好了……」此刻的赵茹雪身心都充
满了愉悦,嘴巴里大声地宣泄这段时间的郁闷。她甚至不想让这感觉停下来,
只是想不停地要,不断地要。

        这是一个美丽的晚上,更是一个美妙的晚上,论是眼睛看到的,耳朵
听见的,嘴巴尝过的,还有身体感受到的,一切都是美好的,这让赵茹雪放下了
一切,底地享受了一番。

        对于马主任,虽然有了超越一般医患关系的举动,赵茹雪仍是充满了感
激之情的。这段时间马主任就好像是赵茹雪的救命丹药一般,每每都能她解
困难,又让她身心舒畅。

        不可否认,两人确实不应该有这的关系。但是赵茹雪默认了马主任的
理念,昨晚的事情她觉得就好像一起做了一次愉快的运动而已,不需要把其它的
世故牵扯进来。

        大概中午时分,梁律师的电话到了,他让赵茹雪尽快到首都一趟,准备
和一位检察官见面并且聊聊李樘的事。

        经过昨晚的事,赵茹雪人比前几天精神了不少,一扫多日来的颓废,她
赶紧联系了机票,晚上就到了首都。

        梁律师也不怠慢,赵茹雪前脚进房间,他后脚就道了。「大少爷的案子
已经正式移交给了首都检察院,相当于是省检察院的等级。碰巧其中一位副检察
长是我的老同学,因此我约了他明晚吃顿饭聊聊。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听到这个好消息,自然很是兴奋,马上就道:「那是不是就不用
上庭了,还可以取保候审什么的对吧!」

        「呵呵,太太,关系是关系,但是法规我们还是要遵守的!取保候审在
我国其实就是做个子,实际上已经被批捕的人在审讯之前是没法出来的!明晚
主要是带你认识一下我同学,可能以后有些事情方便一些。」

        「方便一些?」赵茹雪想,「难道梁律师的意思是我还可以直接联系
那检察官吗?还是其它的意思呢?」

        接下来梁律师只是说了一下明晚的安排而已,再没有说其它关于检察官
的事。至于李樘的案子,梁律师则告诉赵茹雪现在处于批捕后的侦查阶段。此阶
段一般在两个月以内,之后就可以开庭审讯。

        一提起审讯,赵茹雪就忧地道:「审讯可以不公开吗?虽然这里不是
梁山市,但是如果那些多事的人来听了回去乱描乱画的,恐怕不是什么好事!」

        梁律师道:「这个也是明天见一见我那老同学的原因,到时候看看有没
机会改成不公开审讯!」

        到了最后,赵茹雪终于问了憋在心里好久的问题:「那个死者的名字叫
什么?是哪个航空公司的空姐啊?」

        梁律师道:「说来就巧了,就是你以前那公司的,名字叫李小翎」

        「砰!」赵茹雪感到胸口像是挨了一记重锤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       「真的是她?怎么可能是她?怎么可能?」赵茹雪不敢相信,「不可能
的、不可能的……她跟我老公认识的呀!」

        「哦!是认识的?」梁律师显然不知道这事,「难道你知道些什么?」

        「不知道,我能知道什么!她……她可是我婚上的姐妹之一啊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虽然如此回答,梁国栋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。「就是认识的才方
便啊,这年头闺蜜之间的事还新鲜吗?更何李樘什么身份,经他手的空姐恐怕
也不是小数目了吧!」

        当然当赵茹雪的面梁国栋不会那么放肆,他随后只是做个子地安慰
了赵茹雪几句就离开了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则被梁律师的消息弄得一夜眠,第二天只好打精神去参加
晚宴。

        「老梁啊,稀客啊,都好些年没碰面了对吧!不过我可事先声明,这顿
饭只是旧,不谈公事哦。我身为司法人员,还是要守些规矩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哈哈哈,好说好说,当然只是旧,我们是老同学了,一大堆陈年旧
事等聊呢,哈哈!」

        梁国栋的同学姓邓,早些年也在梁山市的检察院工作过,来首都已经快
二十年了,对于首都的司法环境还是十分熟悉的。

        梁国栋让邓检察长坐在了饭桌中间的位置,他和赵茹雪分坐两边,并且
介绍道:「这位是李太太,我的一位老主顾了,和我一起过来办些事,所以今天
就一起来了。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很有貌地打了声招呼,并且打量了一下这位邓检察长。

        邓检察长不高,身材消瘦,还有一些小小的驼背。五官没什么特别,只
是和赵茹雪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珠子老在她身上打转,弄得她有些不舒服。

        三人吃了些东西闲话家常后,梁国栋就道:「李太太的丈夫叫李樘,是
梁山市有名的实业家,在这里也有些生意,经常在首都活动,不知道检察长认识
不?」

        「李樘……李樘」邓检察长想了想,「有些印象有些印象!」

        「呵呵,知道就好!」梁国栋随即道,「既然认识了,以后李太太有什
么问题还可以请教一下你了!」

        看见赵茹雪秀丽的脸庞,邓检察长不禁往她那边靠了靠,还伸出手按住
了她放在桌子上的手道:「好说好说,待会儿留个电话就行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有点吃惊,手颤动了一下不敢缩,有点尴尬地道:「好、好的,
没问题,这段时间我应该经常在首都活动的,可、可以多联系!」

        邓检察长笑道:「那可太好了,李太太这么迷人,任谁都喜欢和你多联
系呀!」他一边说一边还不断抚摸赵茹雪的手背,眼珠子当然依旧是扫射赵
茹雪的身体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感到十分地突兀,感到十分地难堪。她赶紧扭头看了看梁国栋,
似乎在求救的子。

        梁国栋顿时插口道:「不急不急,有的是机会!对了老邓,这段时间你
们忙吗,我可是老是听说你们检察部门人手短缺啊。案子分配的那些没有问题吧,
还是还得让你操心啊?」

        邓检察长回头道:「操,当然得操,哈哈!一直都不人啊,弄得我头
都大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是吗?」梁国栋语调变了变道,「那那些新的案子可得让你操心了对
吧!」

        邓检察长眼珠子转了转道:「还好还好,说来巧,刚从你们市调来了
一个新人,接手了上个月几个新案子,轻了一些负啊!」

        「新人?经验吗?」梁国栋笑了笑问,「不怕搞砸了!」

        邓检察长道:「哪个不是从新人上来的,就当做吸收经验嘛。当然啰,
和你这位资深律师比肯定是不格的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你呀,老同学了就别开玩笑了!」梁国栋笑得更是开心,「那案子多
了不公开审讯的是不是就会容易处理一些呢?」

        「那就不由我们了,法院的事我们管不了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你看,又开玩笑了吧,谁不知道你们一家人!」

        「时移世易啊,你以为还是像咋们刚工作时候的子吗,现在规矩了不
少的!」

        这顿晚饭的时间并不长,不到8 点半就散了。赵茹雪回到酒店有些心
地问梁国栋:「你这同学靠谱吗?刚才又不许谈公事,这顿饭不是白吃了吗?」

        梁国栋摇摇头道:「怎么会白吃,既然他肯来就没问题的。你没听到他
说知道大少爷吗,那就是说这个案子他会留意的了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瞪大了眼睛半信半疑道:「什么?是这个意思吗?」

        「当然,行内人都这么说话的!放心,没问题的。而且他还透露了另一
个重要的信息,就是负责这案子的是一个新人,还是梁山市过去的。我待会儿会
马上查查那检察官的底子,好心里有数。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根本没想到刚才那些普普通通的对话会有什么信息,她只是觉得
那邓检察长好像色色的子,心里不太踏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