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
      “这就是男人的力量么?”感受手上传来的脉动,刘宇蓓突然感到眼前的男
人变得充满了魅力和神秘,特别是那一双眼睛,是如此的深邃,令她不由自主的
陷进去。
      “你是不是想……”刘宇蓓看我的眼神变得温柔,变得怜爱,还有些迷离。
      一道漆黑的神光从我眼中闪过,猛的我从病床上做了起来,一把把刘宇蓓抱
住。刘宇蓓没想到我如此急色,身体一僵,随即软倒在我怀中。我将头埋在刘宇
蓓弥漫淡淡的清香的秀发里,尽情的嗅那种令他迷的气息。双手也不老实
的攀上了她那一对饱满的双峰。
      刘宇蓓顿时有如雷击,“嘤”的一声,几乎站立不住,俏脸蒙上了一层可爱的
晕红。
      我一双大手狠狠抓住刘宇蓓那对坚挺饱满的玉乳,只觉得刘宇蓓的乳房充满
了弹性,即使隔几层衣服也能感到它们限的活力。刘宇蓓长长的呻吟了一声,
似乎从某种压力中解脱出来,娇躯不老实的扭动,双眼迷蒙,好像罩上了一层
迷雾。
      我粗暴的想把刘宇蓓压到身下,谁知身体完全不听使唤,腰上传来的痛感让
我没法用力。
      “该死的!”我暗骂一声。放弃了把刘宇蓓扑倒的想法,抱住她的头吻住了她
的唇。刘宇蓓闭上了双眼,迷离的吐出丁香小舌。我一边品尝美人口中的琼汁,
一边把手伸进美人的衣袍把玩那对饱满的玉峰。
      满足的松开了紧紧含住怀中美人的小嘴,抱刘宇蓓的头往下身挪去。刘宇
蓓乖巧的像个宠物,媚眼如丝的伸出香舌在我的棒棒上舔了一下,然后一把把龟
头含住,头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来。动作虽然生硬笨拙,也让我爽上了天。心里
感叹,有女人就是不一呀,比自己打飞机爽多了。
      喷发的那一刻,我紧紧地抱刘宇蓓的头死死地往身下压,直接射进了她的
喉咙里。这回不用心被卡住了,美人的嘴真是温暖啊!
      我在医院躺了三个多月,早在两个月前老王头他们就没再来看我了,他最后
来的一次说:“海明啊,你这伤一时半会也好不了,就是伤好了三两年也干不了体
力活了,出院后就回家吧。这里的工程已经完了,吴老板在黎南那边新搞了个工
程,我们打算跟他去,离这里挺远的,这以后就不能来看你了。
      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我知道,我和他们的缘分已经尽了。终于盼到了出院
的一天,本来在一个多月前医院就已经要我出院的,让我出院不是因为我的伤已
经完全好了,而是吴正发留下的那些钱已经全用完了。后来不知为什么,还没等
我把行李收拾好,医院又说我不用出院了,还把我转到了特护病房。
      我给弄糊涂了,一问,才知有人给我续交了治疗费。什么人对我这么好啊,
是吴老板?不可能!那么会是谁呢?
      这我又在医院呆了一个多月,这回伤总算全治好了,直到我出了院,都不
知给我交钱治伤的人是谁。我找到院长,可院长死活都不说,我只好悻悻然的离
开了医院。
      该到哪里去呢?出院时医生再三嘱咐,不能再干体力活了。不能到工地上干
活我还能干什么?我毫目的的一路走,突的一辆黑色的轿车疾驰到我的身前
停了下来。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,就从车上下来两个黑衣子把我拉进了轿车。
      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我惊恐的大叫。那些人并不说话,只有一个大狠狠地
瞪了我一眼,那凶狠的目光得我不敢作声了。
      “他们这是干什么?绑架我?我有什么好绑架的,是不是认错人了啦!”我很
想发问,但大凶狠的目光让我闭上了嘴。
      车子开得很快,开到了一个花式别墅里。我从来没见过如此豪华的别墅,
眼睛都看直了,只是那两大可没让我欣赏多久。我被带进了别墅,这时一个四
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迎了上来。
      一个大说道:“张主任,人带来了。”
      张主任说了声:“好,辛苦你们了。”他带我来到一个房门的外面,敲了敲
门。
      “请进。”门内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      张主任推开门,带我走了进去。“市长,您找的人我给您带来了。”张主任
毕恭毕敬的说。
      “市长?哪个市长?他找我干什么?是不是真的认错人了啦,我只是一个外
地来的打工仔呀!”我可以确定他们是找错人了。
      “好,你出去吧,我要单独和他谈话。”市长面对窗外,并不回头。
      “是,市长。”
      张主任转身出去后,市长才转过身来,“不要太拘束了,坐吧。”她说道。
      好美的女人哟!我看得呆了,傻傻的站在那里动也不动,下面的小弟弟立刻
生龙活虎了起来。这女人有些面熟,好像在哪见过似的。对了,她是市长,市长
可是个很大的官,那在电视上一定见过了,看我笨的。
      “怎么,不认识我了么?”
      “认识认识,在电视上见过您,您比在电视上还要漂亮多了。”我下意识的说
出了自己的想法,秋裤下的小鸡鸡不识时务的直了起来。不对哟,她可是市长大
人,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官呢!要是让她发现我对她……那还得了。我连忙
坐下来,双腿把我那不老实的小鸡鸡紧紧夹住。
      美女市长不以为意,她也坐了下来。“听哈克院长说,你的伤已经全部好
了。”
      “啊,是。啊……”我猛地抬头,“大人,难道给我治伤的钱是您出的?不对呀
,市长大人,我和您非亲非故,您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?”
      “怎么,你还没认出我来,我叫谭冰倩,就是那夜被你所救的女人啊。”
      “啊……”我的嘴张得大大的,这不可能吧,那夜我救的女人会是这个漂亮炫
目气质高贵夺人的市长大人?我实在法把那夜那个全身赤裸,嘴里塞内裤,
脸上流满了泪水的女人同眼前这个高贵优雅的市长大人联系起来。
      “你一定很恨我吧,怪我对你的救命之恩连声谢谢也不说。”
      “噢。不……我从来没怪过您,真的。”我手足措,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。
      “对不起,因为有不得已的原因,所以没能及时向你道谢。”
      “啊,不……您不需要道谢的。”我站起来,连连摇手。
      “不,道谢是应该的,还有。”谭冰倩说拿出一张银卡,“这里有些钱,算是
我对你救命之恩的报答,钱不多,只有两千个星石,你收下。”
      “两……千个星石?”我再次惊讶的说不出话来,从小到大,什么时候见过这么
多钱啊!
      “你还有什么要求呢?我希望我能到你。”
      “谭市长,这些钱,我不能收。”抵御住极大的诱惑,我说出了让我极端后悔的
话。“您看,我救您纯属偶然,也没想过您的报答。为我治伤,已经让您花费不少
钱了,哪能再收您的钱呢。”
      “这些钱只是我的一点心意,我已从哈克院长那得知,近两三年之内你都不能
干体力活,你一个人生活在这个城市,需要钱,拿吧。”谭冰倩将那张银卡递到
了我手上。
      突的,谭冰倩皱了下眉头,似乎在抗拒什么。她盯我看了两眼,目光有些
疑惑。我握银卡,突然得了这么多钱,正激动的不得了,没注意到谭冰倩疑惑
的目光。
      谭冰倩的眉头渐渐舒展,正想问我今后有什么打算,是回家还是留在这里。突
的一个声音在她脑海中响起:“人家救了你,你不应该以身相许来报答吗?”
      要以身相许来报答吗?
      谭冰倩露出了挣扎的表情,突然发现,我的目光是那深邃,那幽远。自己
就应该是这个男人的女人,让他好好的疼惜自己。
      “向,你觉得我怎么?”
      谭冰倩站起来,摆了一个POS,将傲人的双峰挺了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