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      什么时候我变得这么大胆了?我还是那个害羞腼腆性格内向的小伙?要知道
,以往在商场里,遇见美女都只敢低头去偷偷看她们的脚,寻思能亲一下那
该多好!没想到美居然成真了。现在想来都好像做一,女医师被我干得筋
疲力尽,扒在床上一时半会缓不过气来。精虫退后我清醒了,知道害怕了,找到
老王头拉他飞也似地逃离了医院。
      事后那个后悔啊……
      至少也该问清楚她的名字,或是留下通讯号码什么的,期待能有下次,当
然我知道那多半是不可能的。但有希望总比没希望要好是吧!我到医院偷偷去找
过她,谁知芳人已不知所踪,没人知道她去哪了。
      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,我仍然忘不了她。在一个小护士那里我得知她曾经住
过的地址,当然伊人肯定已经不在,我仍然想去碰碰运气。
      这是一条幽暗的巷子,巷子里没有路灯,只有月光洒在地上,虽然不很清楚
但还是看得见路,我很喜欢这种感觉,让我感觉回到了家乡。走了一会,我突然
发现路边的灌木丛后边有点异,有种很奇怪的声音传来。这是……我摇了摇头,
现在的人可真开放啊,怎么说这都是一条人来人往的巷子。好吧,人来人往说不
上,但总有行人经过吧,比如说我。
      我正准备走开,突然想起,这不是活生生的倭妖片么,不看白不看啊!或
许能学到什么经验也说不定,于是我轻轻的摸了过去。
      那一男一女正腿朝我的方向,男的裤子脱到了膝盖那里压在女的身上,我
有点郁闷,因为只看得到这个男人裸露在外的大白屁股,女的被遮了个严严实
实。我轻轻的往边上动了动,换了个角度。
      换到了边上一点,发现还是啥也看不到。女的上衣被扯开了摊在地上,胸
罩也被推到了上面,裙子被拉到了上面,内裤不知道去哪里了。可这男的死命的
压在了女的身上,上面的奶子我只能看到被挤得变了型的一团白肉。那男人蹭来
蹭去的,显然是还没有进洞。
      “傻丫的,用手扶一下呗。”我暗暗的骂了一句。居然还没我有经验,我可是
一枪入洞。想想不由骄傲了一把。
      那个男人显然不像我这想的,他的两支手都死命地压女人的两条胳膊,
两个膝盖也顶在了女人的两条大腿上。他脑袋在女人的脸上蹭来蹭去,想来是在
亲脖子吧,可这也就挡住了我的视线,让我看不到女人的脸。
      我在边上看了半天,这男的老是只用腰来插,不用手扶也不让女的用手他
。心里琢磨,都是第一次吧?突又想到,我不也第一次,感觉像个老司机,
很多姿势平时想都不敢想,没想到用了出来。难道俺是这方面的天才,师自
通?
      我看了这么会,就有些看不下去了,要不哥们去指点他们下,想想还是算了。
正打算离开,里头的男人动了。男人突然用左手掐住了女人的脖子,把上半身
立了起来。我这才看见,女人的嘴里被自己的内裤塞了。白花花的奶子也都露
了出来,正在随女人身体的扭动颤抖。
      我吞了一下口水,好大!我发出惊叹声。
      突然男人松开了自己的右手,“啪啪”左右开弓的打了这女人两巴掌。
      “妈的,你丫再挣扎老子捅了你。”说完从旁边地上摸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小刀。
      暴力奸!
      “奸!”这个念头闪过我的脑子。这么大这么白的奶子怎么能让这么个禽兽
给糟蹋了呢。往下面的热血立刻向了我的脑袋,眼睛左右瞄,摸到了一根
木棍。
      我慢慢的往灌木没这么密的地方摸过去,这边男的不知道身后有人在看,
他显然被这个女人扭来扭去的给弄烦了,他右手拿匕首指女人脖子边上,电
视里面挟迫人都是比这里的。
      “再动,我真弄死你!”看女人惊恐的眼神,腰也开始慢慢的停了下来,他很
满意的把左手伸下去,腰上用力地狠狠一挺。
      “啊!”女人嘴里虽然塞短裤,还是叫出了声。眼睛里顿时因为疼痛而流出了
眼泪。男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他刚刚是没有对准位置,顶到了女人的耻骨上头。
这操作,和哥真是没法比啊。
      “妈的。”他痛的眼泪水都流了出来。右手一紧,再把身子直了些,对准位置,
那男人准备第二次刺,正在这时,一根棒子打在了他的脸上,把他和小刀都拉
离了女人的身体。
      打他的正是本大侠了,很显然的是刚刚他太用心查找位置了,我摸到了他边上
他都没有发现。我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一棒会有这么厉害,把这小子给打飞了出去。
      地上的女人已经坐了起来,双手扯衣服把两个雪白的球体给遮了起来。她很
惊恐的看这个拿木棍的男人,这个男人背对月光,虽然看不清他的脸,可是
女人还是很明显的感觉到他正在盯自己的两脚之间。心里的恐慌让她连内裤也忘
记了先拿出来,坐在地上,两腿慢慢的蹭把身子往后移动,嘴里唔唔的,不停
地摇头。
      我从转过身起,眼睛就盯那团黑草丛了,虽然女人在尽力的夹紧自己的腿,
可我还是可以透过腿缝里面看到那个让我魂牵绕的仙人洞。我不禁吞了一口口水,
拿木棒的手也放开了。
      这是在干什么呢?我猛的拍了自己的脑袋一巴掌。这才发现女人的眼睛里那惊
恐的目光。
      “你别怕,我不是坏人,我是来救你的。”
      我向女人走了两步,发现自己每走一步都会看到更加惊恐的目标。
      “我……唉,这个,你先穿好衣服吧。”我连忙转过身背对女人,听背后传来的
奚奚娑娑的声音。
      “好了。”身后的女人说话了。我转过身来,发现这个女人还坐在地上,衣服虽然是
扣好了,但胸前第二颗扣子不见了,被乳房顶开了一个大口子,鲜细的乳罩显得特别
的扎眼。头发也乱糟糟地,两行泪水还挂在她的脸上,穿上衣服的她似乎胆子大了些,
也似乎是觉得我不是坏人了,眼神里没有了那种惊恐。
      “怎么不站起来?”我走过去蹲在她面前。女人摸自己肿得很大的左腿踝说道:“脚
扭了。”
      我没有看她的脚踝,透过叉起的腿缝看到女人穿的内裤上面有一块很大的湿
印,应该是刚刚塞在口里的时候沾上的口水吧?本来就很薄的内裤,再被水这么一沾,
整个贴在了女人的小肉包上,黑色的杂草堆里那条引人入胜的小肉缝也若隐若现。
      我心里头一荡,眼睛看到了女人再次露出的惊恐眼神,我像犯了错误被老师抓到
了的小学生似的,很不好意思的把头低了下去:“那,要不我扶你?”
      “小心!”女人尖叫了起来。
      我感觉到自己腰上一,回头一看那个男人一身上下都是血,惊恐的看我,不住的
往后退,一个踉跄竟坐到了地上,两脚蹬拼命的往后退,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
西似的。
      “这小子被打傻了,我有这么可怕么?”我觉得好笑,喉咙里突然一甜,又有点腥,吐
了出来竟然是殷红的血!自己怎么了?我不知道,只觉得头有点晕,想站起来可突然觉得脚
一软倒到了刚被自己救出来的女人身上。
      “嗯,好像枕到了两团软绵绵的东西当中,又好像有两根铁丝硌人,唉,要没穿这讨厌的
胸罩该多好,像那个女医师一,那一手的柔软……真是回味穷啊……”
      脸上被几滴水打湿了,抬头一看女人哭了,我想伸手去给她拿手帕,可手已经不听使唤了。
      “啊……”女人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。
      真刺耳啊,我想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