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
      来到医院,进了急诊室,可没想到看病的是个女大夫,而且还很年轻。老王
头替我交钱去了,我很想出去看看老王头交完钱没有,如果没有就换个地方挂号
。可这位美丽的女医生很是和善的不断问我到底什么问题,又让我觉得这奔
出去有点对不起人家这种良好的态度。
      就在两个人尴尬的时候,老王头交完挂号费之类的,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,
他发现我还在这里跟医生大眼瞪小眼,不待医生开口他也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。
老王头转过身来对我就骂开了:“傻蛋,你这当口了还怕什么羞?这医生看过
的没穿裤子的男的比你看过的穿了衣服的女的都多。干啥呢?站起来。”
      我扭捏站了起来,还没等我站直,老王头猛的把我的裤叉一扒。“叭”的一
声,瓶子倒了下来,打在大腿上发出了响声。女医师没有像老王头初看到那
笑了出来,她眉头紧皱盯瓶口看了一会,起身洗了洗手,指边上的病床用不
容置疑的声音说:“躺上去!”
      这会儿我老老实实的躺了上去,女医师熟练的用左手把瓶子扶了起来,并用
右手捏了捏还露在外面的那一节。被女大夫触摸到自己的小鸡鸡,我有点不好意
思的扭动了两下,把求援的目光投向了老王头。这一切都被女大夫看到了眼里,
觉得有点好笑的她故意把脸拉得很长,恶狠狠的对我说:“别动,还不快点检查一
下,呆会说不定要割了!”
      听说子孙根要被割掉,我当时急了,我婚都没接,要这么给割了,那不给我家
断后了么?当下也没再顾得上害羞,坐了起来抓住女医师的手:“大夫,我还没娶
媳妇啊,你得我想想办法啊!”
      女医师没想到我的反应这么大,被我抓的手有点生痛,赶忙对我说:“你先别
急,我先看看情,还不一定要割的。”我这才放开她的手,躺了下去。
      女医师仔仔细细的检查起来,足足看了好几分钟,这才转过身对老王头说:
“多亏你们来得及时,要是等明天,就真得切掉了。”
我很感激的看老王头。
      “你也真是。”女医师转向了我,“要痛快也得要安全是吧?”
      我的脸涨得通红,不敢看女医师的脸,悄悄把脸转到旁边点了点头。
      女医师叫来一个名叫小刘的助手,让她我把瓶子扶好。小刘就站到我的身
边,用手扶平了瓶子。眼睛瞅了一眼裸露在瓶口外面的,脸一红在心里默默的念
了一句:“好大啊。不知道在里面的有多长。”正在胡思乱想呢,女医师已经拿
凡士林走了过来。
      “给压一下。”小刘心领神会的用手把我的小弟弟压了下去,肉与瓶口出现了
一条很窄的缝。女医师很小心的把凡士林抹进了这条缝里。被一个女医师和一个
小丫头这近距离的盯自己的命根子,我恨不得有条缝给钻进去,可下半身传
来的金属的意又迫使我不敢移动自己的身体。
      女医师很小心的不断的变换地点地环绕把凡士林挤入到了瓶子里,又很小
心的旋转了下瓶子,由于有了润滑,这转动很顺畅。女医生用医生用来串挂号
签的大铁针,对已经捏扁的瓶身的地方狠命地开始钻。“啪。”的一声,瓶子穿
了,白糊糊的液体流了出来。小刘一边红脸偷笑,一边拿纸垫到瓶子下面。瓶
子穿了,又有润滑了,事件便好办了。经过一小会功夫的努力,我的小鸡鸡终于
又重见天日了。
      女医师把我的小鸡鸡拿在手里做了一会检查,很严肃的说:“再不能这了啊
,你看现在都有点发炎了。”
      我从进医院起,脸就一直红,这会更是红到了脖子根上去了,丢脸真是丢
到家了。更让我不安的是,被女医师握的小鸡鸡居然又有了反应。
      女医师也感觉到了,没放手。“我给你开点药,消消炎。”女医师开了个方
子,把老王和小刘都支走了。
      “真是个不老实的家伙。”女医师的手滑落下来居然捏住了我的蛋蛋,还把玩。
我吃惊的瞪大了眼睛,这是在调戏我?不行,不能白被她占了便宜。双手急速的
伸进女医师的衣服里握住了两团温热舒暖的肉球。
      女医师居然没戴胸罩!
      女医师没想到我这么大胆,一时间居然呆住了。乘女医师呆愣的功夫,我
一把抱住女医师把她拖到了床上。“嗯……”女医师发出惊呼,她的嘴很快被我吻
住了。那个柔软,那个香甜啊……
      我一只手抓奶,一只手在女医师的美腿上捏来捏去,手顺大腿一直向上摸
,一直摸到裆部。那触手的感觉仿佛摸到凝脂之上,温热软滑,简直太舒服了。我
的手慢慢移到女医师的裆部,隔裤子抠她的骚屄。
      女医师被我抠得屄里痒痒的,开始分泌出淫水。我把女医师的裤子扯到脚腕处,
内裤扒拉到一边,中指迫不及待地插入她已经湿润的骚穴中,在里面横抠竖搅,
女医师被迫把一只脚上的裤子踢掉,双腿叉开,骚叫连连。脚上的高跟鞋也踢掉了,
我抓女医师的丝袜脚放到脸上,一股异常浓烈的气味扑鼻而来,眉头一皱,脱口
而出:“真她妈的味儿!”
      我把女医师的双腿抗在肩上,小鸡鸡对她的屄门,向前一送,嗤溜一下就没
入洞口。片刻之间,肏屄发出的啪啪声响就和女医师淫骚的浪叫声连成一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