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244        求医

        来回试了几次,赵茹雪急得又是满头大汗,但是阴道里的那颗跳蛋仍是
躲在体内丝毫没有移动。

        最后赵茹雪直接把手指伸了进去,但是还是计可施。她叹气道:「这
可怎么办啊……怎么办……怎么会就不出来了呢!」

        不知道瞎搞了多久,赵茹雪是真的绝望了,她觉得自己是论如何也没
办法把那颗跳蛋拿出来的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冷静、冷静……对了,找医生、找医生!」赵茹雪竭力平复自己的思
绪,终于想到了求医的办法。

        「不行,这么难堪的事我……我怎么开口啊!找了医生……难道我要上
手术台吗?这……不行、不行……可是不找医生现在也没办法啊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做激烈的思想斗争,手里拿手机下意识地翻动什么,突然
马主任的通话记录就跑了出来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对对对,先给他打个电话吧!毕竟看了那么多次病了,也、也挺熟了,
应该没那么尴尬的!」

        一想到马主任,赵茹雪好像获得了救星一般,马上拨通了电话:「马主
任,您好啊,我……」

        那边的马主任抢道:「我知道知道,我电话本上有你呢!怎么,还
好吧,这个时候给我电话是有什么要忙吗?」

        听见马主任这么说,赵茹雪心里感到这通电话可没打错,赶紧道:「对
对对,是有个事儿要请教一下您!」

        「哎哟,不好意思,我今晚约了人,现在正准备上路呢!不是什么急事
吧,要不赶明儿我给你回个电话!」

        「这……这个……」赵茹雪心里当然是那个急啊,但是人家话也说了有
约会,总不成自己硬拽不放吧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好像听出了些什么就道:「你……应该是有些事吧!那你就在电
话里说说,看看我能不能你解吧!」

        「我、我……有个东西跑我肚子里了拿不出来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啊!?什么,有个东西跑肚子里了?你是吃错了什么吧,是鱼刺还是
口香糖什么的?」

        「不是不是……我意思是……那个肚子是……」

        「别急别急,你先是告诉我是什么东西,我再想想办法!」

        「是……是、是颗跳蛋!就是、就是好像你之前说过的那些玩具!」

        「跳蛋?」马主任沉吟了一下续道:「哦,哦,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说
的不是你的肚子吧!呵呵,和你先生玩过头了对吧!」

        「不不不,我、我现在一个人、一个人,我、我都急死了,它、它就是
不出来,你有什么法子没有?」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又再沉吟了一下才道:「这子,老实说,这种情呢可大可小,
当然是尽快拿出来的好。不过现在就你简单几句我也法做出准确判断,要不
这,我跟你当面谈谈了解一下情再作打算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心里当然是欣喜若狂,但是嘴巴上还是道:「这、这太不好意
思了,你不是还约了人吗?我、我怎么好意思啊!」

        「这么说你就不对了,我们医生当然是以病人为先的!何你这是突发
情,应该是需要紧急处理一下的!好了好了,你先告诉我你在哪,我马上过来!」

        如释重负的赵茹雪赶紧了出去确认了自己的位置,再用手机发给了马
主任。挂了电话后赵茹雪才惊觉自己有些惊慌失措的子,赶紧又入了洗手间
里整理好自己的装才扮作若其事地走回到餐厅里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刚坐下,一位服务员就走过来貌地问:「小姐,请问您需要点
些东西吗?或者我可以给您介绍一下我们有什么好吃的!」

        这个时候,当然是用餐时间,赵茹雪脸上的肌肉突然僵硬,不知道该怎
么回答,因为她根本没想要点什么。

        这时候碰巧身旁走过的另一位服务员正端一杯黄色的像是饮料的东西
走过,于是赵茹雪赶紧道:「就跟那杯一的吧,其它的就让我想想!」

        不消一会儿同的一杯东西就被送到赵茹雪的面前,她折腾那么久也渴
了,拿起来就一下子灌了半杯下肚子。

        「哟,味道还不错呢,这是什么柠檬汁饮料啊,怎么喝起来有点酒的味
道?」赵茹雪也没有再叫吃的,只是静静地坐,手指不停地轻敲桌面,有种
度秒如年的感觉。

        不过就这么干坐也不是办法,看四周的人都在用餐,赵茹雪觉得自
己有些不好意思,于是又叫了杯同的饮料。

        其实赵茹雪点的东西是一种常见的鸡尾酒叫做床笫之间,酒精浓度偏高,
一般是30% 左右。赵茹雪平常不喝酒,对于酒的认识只限于飞机上的那些餐酒,
自然没有意识到是喝的是酒。

        喝到第三杯的时候赵茹雪放慢了速度,开始一口一口地品尝起来。这时
候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喝的应该是酒,不过也没太在意:「算了,一杯两杯的应该
没什么问题,不就是鸡尾酒嘛,喝不醉的!」

        三杯酒下了肚子后,赵茹雪觉得肚子里暖烘烘地,让她感到很是舒服。
结果她就继续喝了下去,等到喝了七杯之后马主任的电话也到了:「我就在你说
的餐厅门口了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赶紧让服务员结了账,这时候马主任已经走入了餐厅里。赵茹雪
赶紧想站起来往门口而去,谁想脚步一软差点摔了下去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一进店就看到了赵茹雪,看见她脚步踉跄,赶到赵茹雪身边道:
「来,我扶你!」

        说是搀扶,不过马主任很小心地没有直接握赵茹雪的手,只是扶她
的手臂,没有和她有肌肤的接触。

        可能因为是今晚有约的缘故,只见马主任穿一套笔挺的西装,头发梳
理得整整齐齐,连笑容看起来也格外地让人觉得放心。

        不知怎地,赵茹雪忽然觉得找到了一个安全的依靠似的,不经意地往马
主任那靠了靠。就是这么一靠,马主任就顺势用另一只手轻搂住了赵茹雪的纤腰,
两人紧贴离开了餐厅。

        平常的赵茹雪当然不会和陌生男子如此靠近,甚至和李傥也是保持了一
定的距离。

        不过今晚的情特殊,而且赵茹雪把马主任当作是医生而自己是病人,
这的动作反而让她觉得很是暖心。尤其是在没有直接肌肤接触之下,让赵茹雪
觉得放心。

        当两人进入了车里躲开了外界的喧闹后,马主任关切地道:「刚才电话
里你虽然说得不清楚,但是大概情我想我已猜到了。就是把跳蛋弄进去了拿不
出来了对吧?肯定是用那些线的对吧?」

        「嗯、嗯!」赵茹雪一个劲儿地点头,认真地在一旁听,心里还说
这马主任确是老手了,一猜就中。

        「我不是一直调要安全嘛!情趣玩具要多尝试,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
的。我猜你那玩意儿也是没有消毒也没有用安全套套的,如果留在体内太久有
可能会引起问题的!」

        经马主任一说,赵茹雪马上紧张起来,她当然知道那颗跳蛋是什么状,
因为那是她自己放的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咬了咬嘴唇道:「没、没有,原来没想……谁知道一、一不小
心就……」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道:「好了好了,‘不小心’永远是借口。又要给你上上课才行
的,那个地方简单来说就是易入难出,兴奋的时候塞东西就容易,完了要拿就没
那么容易啦,最怕的就是引起什么感染就不好了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有些害怕起来,阴道里的跳蛋不说,肛门那颗她可是没有底的。
于是她不禁颤声道:「那、那现在怎么办?我……其实后、后面也、也……就是
后面那个……那里……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词不达意地说,然后转了转头眼睛看了看自己屁股后面的方向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有些惊讶地看赵茹雪,有些不确定地问:「你意思是肛门里还
有一颗?不是吧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赶紧道:「没、没了,现在没了,我、我拿出来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哎呀,真是的,拿出来就好拿出来就好,等一下再作计较,现在还是
处理了仍在体内那颗吧!」马主任顿了一下继续道,「处理办法嘛一般两种,第
一就是去医院做个小手术,第二就是让阴道产生足的分泌物自然排出来。」

        「手术?」一听到这个词,赵茹雪心里当然是有些害怕的,「这子也
要做手术吗?」

        「哦,别误会,‘手术’是专业术语,有复杂有简单的,你这种属于简
单的内科手术。不过通常会有的情就是可能引起轻微的阴道口撕裂,因为要用
到鸭嘴夹撑开阴道。」

        「这……这……好像不大好吧!」

        「不要紧的,简单手术,很快就好的,术后注意一下清洁卫生就好!其
实这是通常做法,到医院一下子就好了,不用多少时间的!」

        说是简单,但是始终是手术,还有什么「阴道撕裂」的影响,赵茹雪心
里当然是不太愿意的,于是就问:「那第二种呢,第二种不行吗?」

        「当然可以的,第二种因为是自然排出,对身体不会有影响。不过缺点
就是看人的体质,时间有长有短,就是没第一种那么快!如果你要第二种也可以,
最好能叫上你先生我再从旁指导就会容易些!」

        「不要紧的不要紧的,我年轻身体好呢,还是第二种吧!不过我老公
出差,过两天才回梁山市,我一个人……可以吗?」

        「一个人……这……」马主任的眼光闪烁了一下,接充满信心道,「
这个……因为可能有一些亲密的动作,如果你不介意当然是没问题了。其实第二
种方法说白了就是通过性兴奋让阴道再次产生分泌物,然后把跳蛋排出来。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一来急要把跳蛋弄出来,二来马主任说得文绉绉的,让她没有
马上反应过来第二种方法具体会怎实施。

        「这吧,你自己选吧。我觉得第一个确实是没有问题的,‘轻微的阴
道口撕裂’真的不是什么要紧的事,小小损伤不用特别心的;第二种嘛……麻
烦一点,不过只要你信得过我和我徒弟也不是什么难事,我顺便给你上上课也好!」

        虽然在马主任口中是一个劲儿地推荐前一个,但是又不断地提起「阴道
口撕裂」、「损伤」之类的词语,让赵茹雪真的是左右为难。

        「马……马主任,其实、其实如果……真的不碍你,我、我是想选第
二个的。不过如果你赶时间,当然第一个也没有问题,我相信你的专业意见。」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笑道:「没事、没事,这吧,我带你去我徒弟那儿,她那里环
境好,借用一下应该很方便的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愕然:「徒弟?哦,就是那位女人医生对吧!」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道:「对对对,希望她有空吧!我刚才给她留言了,现在等她回
复。不过以我和她的关系应该问题不大,我们先过去她的医疗中心那里吧!」

        这时候的交通仍然不算顺畅,赵茹雪和马主任花了好些时间才到达了目
的地。

        虽然坐在了车子里,但是赵茹雪其实浑身都感到不自在。幸亏一路上马
主任基本上没停过话,一直在和赵茹雪聊,让她不会胡思乱想。

        依马主任所说,他们去的地方叫至尊健康中心,位于市中心偏东边的一
处商业区内。虽然马主任说近期没有和他徒弟怎么联系,不过从他还拥有进入车
库的磁卡来看他们的关系确实很好。

        就在乘坐电梯的过程中,马主任看了看电话的信息道:「我那徒弟原来
今晚有约了,不过她让我们先上去等等!」

        现在的赵茹雪哪会对马主任说个不字,她心里只是想要尽快摆脱身体
里的东西而已。

        很快两人就走出电梯,此时当然是下班时间,除了走廊上的照明灯,四
周都是暗谈光。不过当马主任把灯亮起后,赵茹雪倒是吃了一惊。

        和赵茹雪想象的不同,这间至尊健康中心没有一丝诊所的感觉。她只是
在接待处打量了一番,觉得这里的感觉就是办公室和酒店的混合体一般。

        「怎么?这里不错吧!」马主任微笑问,「这里可不是一般的诊所,
是会员制的私人健康中心,不对一般群众开放的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点了点头,还是有些不解地问:「怎么现在连看病也搞会员制了
呢?」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笑道:「呵呵,这里和普通的诊所不一。这里提供的是完全私
人订制的健康顾问和治疗服务,除了看病,平常最主要的是制定和实行全套的日
常健康计划。」

        「是吗?还有这的服务吗?」赵茹雪暗喜,心里想:「老公的身体
一向不怎么,介绍他来这看看也不错的哟!」

        「这点子还是我徒弟想出来的!」马主任自豪地道,「现在她可是越干
越好了,从刚开始的三个人,到现在已经是将近二十人的团队了!」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好像在自己家熟悉一般,一边说一边就领赵茹雪走进了中心
里面,很快两人就进入了一个房间内。

        就跟赵茹雪刚才的感觉一般,这房间看上去只是像一个高档的酒店套房,
完全没有医疗的味道。不过这其实很不错,让赵茹雪心里没有了负,更是把
那些什么手术创伤抛于脑后。

        「对了,我还是不要老是徒弟徒弟的,还是按照她喜欢的叫她白顾问吧,
省得我好像显得老是显摆似的!」马主任招呼赵茹雪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又
看了看手机说「来,白顾问说让我们准备一下,你就换套衣服再等吧!」,接
就走入了套房的内间。

        「换衣服?」赵茹雪愣了一下,心里想,「该不会是要换那些医院的什
么手术服吧?」她虽然不乐意,但是这时候也只能听医生的安排了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这时候已经回到了套房的客厅,手里拿的不是什么手术服,
而是一套灰色的行政套服。

        「这……」赵茹雪又是傻了眼,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的安排。

        「我知道你以前是空姐,不过不巧没有空姐制服,只能挑了这套。放心,
都是全新的,而且还消毒处理过,白顾问这里的东西你就放心用好了!」

        听马主任的意思,原来是要赵茹雪换一套熟悉的衣服,应该是想让她心
理上放松一些。

        马主任接道:「你先去房间里换上吧,我们在客厅里等白顾问好了!」

        除了佩服白顾问的想法,赵茹雪还觉得马主任也是贴心的,除了套服
外还有给了她一件短袖内衣和全新未开封的裤袜。

        其实如果把换行政套服和治病连起来是挺好笑的事情,不过这时候的赵
茹雪没有任何的突兀感,反而有些高兴。

        因为之前被玩弄的缘故,赵茹雪身上的衣服早就凌乱不堪,她早就想摆
脱这一身的累赘,现在终于有了机会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先是拿起了白色的内衣,质料非常地柔软,让她很是满意,于是
就赶紧把衣服穿上。

        衣服略显有些紧,幸好因为有弹性,不会觉得不舒服。不过这一来,
衣服就紧贴赵茹雪没有胸罩的胸部,两个隆起的小包上各有一个突出的小点,
显得甚是性感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对此不是很在意,她想还有外套呢,到时候把衣服扣上便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