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240 准时

        就在小翎和李樘等三人上演激烈的凌辱大戏的时候,赵茹雪的脑子里
也在激烈地斗争。

        「不可以,我不可以沉溺在这些东西上的,我必须要停一下了,最起码
要再和老公试试再说!」

        最后赵茹雪压住了欲望逼迫自己进入了乡,但是一觉醒来,虽然没
病没痛的,就是觉得浑身都不舒服。

        回想起昨晚的情,赵茹雪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,还是定找那马
主任谈谈。

        说去就去,自从有了上次的经历,赵茹雪也懒得在网上预约了,她想
马主任那么忙,今天是不可能直接看门诊的,还是下班时分去碰碰运气比较好。

        心里有了打算后,赵茹雪才觉得心里安稳一些,她准备就在家里打发时
间,等待下午的到来。

        于是赵茹雪自行准备了水果早餐,休息了一会儿后就在偏厅里练起了瑜
伽。

        按照习惯练习了一个小时后赵茹雪才停了下来,然后她洗了个澡就坐了
下来打开了电脑。

        其实赵茹雪心里一点儿都没有想跳蛋那些玩具,但是不知道在什么时
候她居然打开了情趣商店的网页浏览起来。

        「嘿,我这是怎么了,怎么又开始看这些东西了?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有些害怕自己,干脆换了衣服直接出门逛街去,省得在家里胡思
乱想。

        当赵茹雪刚走到楼下的时候,手机上收到了一条收快递的短讯。

        「快递?我没有网购啊?还是其它的包裹呢?」赵茹雪感到有些奇怪,
按照短讯信息去小区的快递箱那里取出了一个小纸皮盒。

        纸盒不大且轻,明显没有东西在里面。赵茹雪有些好奇,站在街边就拆
开了盒子,盒子里面的居然是一封信。

        「怎么会这子寄信,怎么……」赵茹雪突然想起之前的匿名信,不禁
心里一颤。

        不知怎地,赵茹雪有些不详的预感,她不敢马上把信打开,而是放入了
手提包里先不去管它。

        「我可以肯定没有人会这联系我的。别说这年头没有人写信,就算是
写信也不用这子给我啊,直接邮寄不行吗,弄什么快递!」

        一想起快递,赵茹雪赶紧又看了看那短讯,马上打电话给快递公司想问
一下寄件人的信息。

        不过奇怪的是,快递公司那边说找不到有这个快递件的信息,也找不到
赵茹雪的电话信息。

        「这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……难道真的是那个人?」赵茹雪只觉
得脑袋发胀,再也忍不住了,于是马上回家打开了那封信。

        如同上次一,信是打印机打出来的,完全没有手写的痕迹。不过这一
次有两张纸,一张打印黑色的字,另一张则是彩色的照片。赵茹雪先看了看那
张照片,心里已经慌了。

        说实在的,那张打印出来的照片虽然是彩色的,但是十分的模糊,而且
拍摄的时候看起来光线也不是很。

        照片是从下方往上拍的,画面中是一名女子,一只脚站在地面上,另一
只脚则抬了起来踩在洗手台上,正用手拉起了裙子似乎正在小便。

        不过因为照片的质量实在太差,女子的貌看得不是很清楚,而下体那
里也是一塌糊涂,只能看见好几点有些反光的类似尿液的东西。

        普通人看到这一张照片,顶多就觉得是什么偷拍而已,反正也看不清
楚,根本不知道是谁。

        不过赵茹雪看了是如触电一般,那服装,那姿势,分明就是那天她在
地铁卫生间小便的情形。

        「嘶……嘶……」赵茹雪把那照片撕得粉碎,瘫坐在椅子上不知道怎么
是好。

        好一会儿,回过神来的赵茹雪拿起了信件读了起来,一面读她的手就一
面在发抖,脸上只剩下一片死灰色。

        「不行,不可以,这算什么?」赵茹雪扬起手就想把信也撕了,但是她
又突然停了下来,「不行,我要……我要报警,对,报警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不知道哪儿来了一股怒气,拿起信件真的就出了家门。不过没
走几步,赵茹雪看那信件反问自己:「这东西能报警吗?」

        第一封信早就被赵茹雪毁了,刚才的照片也撕了,剩下的信的内容完全
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,只是提及游戏而已。

        「玩不玩这个游戏,完全由你自己定!」想到信里根本没有什么胁迫
的意思,更加没有勒索什么的,赵茹雪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报警。

        「气死我了!」赵茹雪心里大叫了一声,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主意
来。

        「你以为你是谁,可以随便摆布我吗?」赵茹雪心里憋一股气,她虽
然觉得警察是没有指望了,但是私家侦探不同。

        「没有伤亡又没有金钱其它的,连威胁的话语都没有,让警察怎么管。
不过私家侦探不一,反正给了钱就会办事啊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赶紧拿起手机上网查了一下,虽然得到的侦探公司还不少,但是
她的心里没底儿。

        「到底要怎才能跟那些侦探公司说呢?寻人也要有些线索啊!现在连
人都不知道,人家也法查啊!且自己该如何跟侦探说这件事呢,总不能把自
己的丑事和盘托出吧!」

        警察不行,私家侦探也是不大确定,赵茹雪突然想到了那个厕所,她不
相信自己会在那里被偷拍了,定先去看一看再说。

        「这是网上的截图,不大清楚,不过网上还有高清的视频呢!」想起信
里写的,赵茹雪就气得浑身发抖,疾步赶往那天的洗手间。

        但是公共卫生间里怎么会有摄像头呢?那里面当然是不可能有摄像头的。
赵茹雪高高低低地左看右看,卫生间里根本没有她想象中的摄像头。别说摄像头,
连电线都没有多一根。

        「不可能,不可能的,难道是隐形人拍的吗?」赵茹雪茫然地站在卫生
间里,实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        「怎么可能知道我在那里去洗手间?怎么可能知道那里的厕所用不了?
怎么……」赵茹雪有太多的问号,一下子把自己都给问倒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嘻嘻,你看那骚货,居然站在洗手台上撒尿!」

        「哈哈,想赚曝光率也不用这么拼啊,大庭众之下表演小便,下次难
不成就直接大炮了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忽然觉得路上的人都在对自己指指点点,她不敢抬头,低头语
地在大街上快步走,心里一点打算都没有。

        「我是不是该找个人忙?」赵茹雪有些犹豫,「不,不行的,这
的事怎么说得出口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!」

        「下午4 点半。地铁4 号线东向终点站亿达场。准时!」赵茹雪这时
又想起信里的三个不成句子的段落,她觉得就是给她的指令,心里顿时犯难,「
我到底该不该再去了?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看了看时间,离下午4 点还有段距离。但是她生怕这次那神秘人
又不知道玩什么花,心里还没有下定心。

        「如果要勒索我,那照片就足了,为什么又多此一举呢?」

        「如果想……什么的,照片还有那晚的事也足了,为什么要继续游戏
呢?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越想越是心烦意燥,最后把心一横,还是定去亿达场看看。

        「轰隆、轰隆、轰隆……哧、哧……轰隆、轰隆……」4 号线开往东向
终点站的地铁在各个站点停了又开开了又停,赵茹雪坐在地铁上,心情有点像地
铁的声音那不断交错。

        「我今天一定要把这神秘人揪出来,我不能再被这人牵鼻子走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但是万一……万一这人又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,我是不是该照办呢?」

        「哎呀,不管了不管了,到时候再说,总之今天我一定要会一会这人!」

        亿达场是位于地铁站附近的一个多层购物中心,虽然今天不是休息日,
但是场内还是有不少的人流的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到达的时候只是刚过两点,商场内是人来人往的子,并没有显
得冷清。之前在地铁上赵茹雪还心没多少人,现在脚步顿时变得轻快起来。

        从地铁站的出口直接走过来,就是亿达场的负一层。

        「到是到了,但是要怎么办呢?现在时间还早,要不先四周逛逛?」赵
茹雪不太确定到底在亿达场哪里和神秘人见面,只好随意地四处走走。

        此时的赵茹雪哪有心思逛街,她只是漫目的地走,眼睛不断地扫视
周围的人和物。

        走走,赵茹雪突然看到了洗手间通道旁边有一个很大的柜子分成一
格一格的,正是公用的储物柜。

        这个储物柜总共有5 行,用英文ABCDE 从上到下标记。每一行有18个
柜子,从左到右用数字识别。

        每一个柜子都是投币使用,已经有一大半被占用了,此时仍有不少人站
在那里正在存放东西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看了一眼,赫然发现最右边中间的那个储物柜门上写「C18 」,
正好和之前信里她不明白的一段信息联系起来。

        「C18.日期。准时!」这是信里的最后一句话,赵茹雪一直没明白是什
么意思,现在看到储物柜,她有些茅塞顿开的感觉。

        「难道……难道?」赵茹雪快步向前,很快就走到了C18 的跟前。这个
柜子处在最右边,高度大概在人的腰部到胸部之间,收放物品都不会引起很多人
的注意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看了看说明,发现密码是四个数字,正好可以和日期的月和日对
上。

        「难道信的意思不是在这里见面,而是要我拿储物柜里的东西?」

        就在赵茹雪尝试要输入密码的时候,她突然又想到了信里两次提到了「
准时」。

        「现在时间尚早,提早打开会怎么呢?那个' 准时' 会不会是要我准
时才能打开呢?」赵茹雪有些犹豫,「或者'C18' 不是这个意思呢?」

        因为之前的事,赵茹雪对这个神秘人确实有些忌惮,她怕这家伙不知道
又在搞什么鬼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       考虑了片刻,赵茹雪最后还是选择离开了储物柜,她定再四处看看,
确定了「C18 」的意思再作打算。

        于是赵茹雪好像寻游戏一,从负一层开始往上一层一层地搜索「C18
」的讯息。

        花了一个小时,赵茹雪从负一层一直走到最高的一层又再回到了负一层,
除了储物柜外她实在是找不到第二个「C18 」了。

        已经香汗淋漓的赵茹雪只好假设之前自己的判断是对的,于是在距离储
物柜不远的一间甜品店坐了下来。

        「好吧,不管了,就算'C18' 不是这柜子我也不管了,就在这等看看
那人到底要搞什么!说不定是那封信故弄玄虚而已,我也不用那么心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随意地往后一靠,把背贴在了椅背上,目光就自然地能看到储物
柜的情。

        「不错,这地方刚刚好,不用很刻意就可以观察储物柜的情了!说不
定那人其实还没来呢,我就在这盯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选的这个座位刚好可以从侧面看到「C18 」储物柜,而且视线还
恰巧避开了密集的人群,让她显得很满意。

        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半,赵茹雪干脆买了喝的和一些点心,静下心来开始
监视储物柜的情。

        虽然有不少人来来往往地使用储物柜,但是好长时间「C18 」都没有人
接近。

        有些不耐烦的赵茹雪用茶匙轻搅早已喝完的杯子,轻轻磕鞋跟敲打
地面,眼神开始有些放松。

     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有一个带鸭嘴帽的男人走到了储物柜的最右边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已经记不得刚才这人是怎么走过去的,她只知道那个男子此时就
在「C18 」的前面。

        「是他吗?难道这就是那个神秘人?」赵茹雪不禁打量了一下,这人看
起来偏矮且瘦,像是个病痨子似的。

        正当赵茹雪聚精会神盯那带鸭嘴帽的男人时,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
肩膀道:「不好意思,请问我可以收拾一下嘛?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抬头一看,原来是服务员要清理自己吃完东西的桌面。

        那服务员又道:「不好意思,我叫了您好几回了,您可能没听清楚吧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刚才整个心思都在那个男人那,哪儿听得见服务员的话,她赶紧
示意可以收拾,然后把目光马上转回到储物柜那。

        可是,就是刚才耽搁了那么一下,此时带鸭嘴帽的男人已经背对赵茹
雪转身离去。

        「什么?怎么会这?我……我刚才都没看见他是不是用了'C18' 储物
柜了!」赵茹雪愣了一下,突然站了起来向那鸭嘴帽男追了过去。

        可是赵茹雪没走几步,身后的服务员又叫了起来:「唉唉,您还没结账
了!」

        「哎呀!」赵茹雪跺了跺脚,奈地转身道,「对不起对不起,我只是
心急,我不是……不是故意的!」

        等到赵茹雪结好账再走出甜品店的时候,刚才的鸭嘴帽男早已不知去向
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这……这也太巧了吧!差那么一点点就知道那是谁了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看了看时间,已是下午四点十五分了。

        「肯定是他,刚好在四点半之前来这,刚才他肯定是放了些东西进去那
储物柜里的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嘴里不断嘀咕,脚已经慢慢地走到了C18 储物柜前。

        「既然这人已经来过了,而且又差不多到四点半了,我现在打开这柜子
应该没什么问题了!」

        接赵茹雪就把今天的日子当作密码输入,储物柜的锁果然从红灯变成
了绿灯。

        「呼」赵茹雪深吸了一口气,一下子就打开了柜门。令她惊奇的是,柜
子里除了一封信,还有一大包东西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不想在这耽搁太久,拿起东西就走到一旁的角落拆开了信。

        信依旧和之前的一,全部字都是打印出来的。而且信的内容似乎比之
前的更要触目惊心,让赵茹雪脸色大变呆立在原地。

        从明显起伏的胸膛可以看出赵茹雪正好像缺氧般大口大口地喘气,不
过她握信的手是出奇地镇定,好像石像一纹丝不动。

        其实赵茹雪从储物柜里拿出的那封信可以说根本不是信,因为里面的内
容根本和信扯不上关系,只是一张打印字的A4纸而已。

        纸上一开头就只有两个字,「规则」,然后就是一行行按数字排列的细
节。

        此时除了赵茹雪以外,恐怕没有人会把这么一张纸当真。不过对于赵茹
雪来说,这一条条的规则分明就像一条条的绳子将自己捆住。

        「这人是疯子吗?竟然让我做这些事情,真的是疯了!」赵茹雪心里骂
,但是眼睛正在细看纸上的字。那些字好像有魔力一般,就是把她的目光
给吸引住了。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看看脑海里突然又出现了那晚被绑起来凌辱的画面,不止如
此,她感到自己身上好像真的有绳子一般,她的手、脚甚至胸部都可以清楚地感
觉到绳子的摩擦和压迫感。

        「不、不……不能在这了,我要让这个恶醒来!」

        赵茹雪打了个哆嗦,似乎暂时挣脱了绳子的束缚,接她留意到了最后
一行写:「下午六点,亲手把手提袋在8 号线康站C2出口交给我,结束!准
时!」

        「这是真的吗?我真的可以见到这神秘人?」赵茹雪狐疑,「如果这
只是另一个游戏,那不就没完没了了吗?」